栏目导航

news

娱乐新闻

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故事:“喜欢你七年”和男神浪漫约会七天后他主动吻我表白

发布日期:2022-01-18 01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午还是晴天,临近傍晚时,乌云压城而过,空气中也多了些湿热因子,闷得人透不过气,一副风雨欲来的景象。

  虽也拍过不少作品,这次却格外不同。原作是有影响力大IP不说,更是张导的电视剧处女作。

  这些行业都是有鄙视链的,拍电影的看不起拍电视剧的,拍电视剧的看不起拍短视频的。

  张导从前只拍电影,作品在业内有口皆碑,这回贸然“下海”,也是看到剧本实在是好,不忍打磨掉过多细节。又想以拍电影的精良水平展现出这部作品,直接导致12集的精品剧集,整整拍了一年。

  原本张导还担心顾辰会介意这点,毕竟他算是流量演员,流量大过演员,虽说演技成熟,业内口碑也不错,可毕竟热度在那,不知道能不能耐得住那么久的寂寞。

  粉丝们都憋坏了,赶在杀青这天里三层外三层地来剧组送花做花墙,庆祝他们偶像终于杀青。未来曝光再怎么少,也总比在张导剧组里多吧。

  张导感受到粉丝的热情,“啧”了两声,笑看顾辰:“有流量有演技,小伙子未来不可限量喽。”

  楼初快走两步到顾辰面前,冲张导打招呼,并吩咐顾辰的助理刘颖把提前买好的饮料甜品分给工作人员:“顾辰请大家喝下午茶,虽然有点晚了,但是谢谢大家,大家也辛苦了!”

  张导看见急了,赶忙跟上:“大家都留着肚子吃晚上的散伙饭!我提前一个月定的位置呢!”

  楼初作为他的大经纪,在这种场合下,必定要陪艺人同导演组应酬,以答谢他们这么久来的照顾。

  看到来电显示的瞬间,她还有些怔愣,便让刘颖先过去,自己进了一边的安全通道。

  相恋九年的恋人今年起开始冷暴力,前一秒还义正辞严责怪楼初工作太忙,一年到头跟着艺人四处出差,两人在一起九年却还是聚少离多,甚至连结婚证都要没时间扯,转头就被她发现对方疑似出轨的蛛丝马迹。

 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,混乱的酒店房间和狼狈的男女,女人匆匆离去,而徐泽却一改之前义正辞严的模样,求楼初原谅,说自己只是一时糊涂。

  徐泽不止一次提出要结婚,对朋友圈里婚姻幸福、儿女双全的同事好友表达羡慕,理解她出差多、应酬多的工作性质,甚至双方父母给这段感情的压力都由他一己担下。

  是楼初事业心太强,又不想完全放弃在上升期的工作,这才让徐泽难耐寂寞,做了错事。

  然而这次机会,徐泽并没有珍惜。没过多久,楼初就发现徐泽和那个女人根本没有断联系。

  她失望至极,却也没将话说死,只说让两人冷静一下。她以为徐泽还会解释,却不想男人一言不发,第二天就拎着箱子离开了他们一起租的房子。

  徐泽沉默半晌,就在楼初想要说话时,那边也开了口:“岑溪她……怀孕了,我们打算订婚。”

  多年的职场习惯,遇到天大的事都要先让自己冷静下来。哪怕现在她已经不知不觉脱了力,全部身体的重量都靠在身后的墙上,胃里一阵阵地犯恶心。

  事已至此,不想吵架,不想撕破脸,她没有任何多余的精力面对不堪,哪怕另外的人并不体面。

  “是我对不起你,房租我帮你多交了一年,那边离你公司近,虽然你常出差,但你怕麻烦总不想搬家,好歹也有个落脚的地儿,我今天就已经搬走了。

  原本还有些生气,听到这里便只剩悲哀。她的初恋,也是真的想过要结婚的人。一段感情到最后剩下的,就只有这些。

  “徐泽,”楼初叫住他,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话赶在脑子思考之前说了出来,“如果我也怀孕了呢?”

  随即,他的声调又落下来:“怎么可能,我们都很久没有……何况我们每次都做安全措施……”

  徐泽沉吟一声,立刻信誓旦旦:“小初你放心,我一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。现在医疗技术都很成熟了……”

  眼眶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酸涩,她轻飘飘地打断徐泽的话:“我骗你的。”说罢便挂断电话。

  只是她永远忘不了徐泽妈妈的态度,嫌她工作不稳定、家底不厚,又是外地户口,而徐泽家早些年凭着拆迁款发了笔财,现在家里开着小公司,日子过得殷实,又是京市本地人。

  后来她收入逐年递增,娱乐圈超一线艺人的经纪人、最大娱乐公司的大经纪之一,提成只多不少,甚至可以考虑在京市买不错的房子。

  可她的工作性质,常年跟着艺人东奔西走,于是徐泽妈妈在嫌弃她没有本地户口的基础上又对她多了一道不满——这女人不着家。

  看你不顺眼的人永远都不会高看你一眼,而徐泽出轨的女人,岑溪,家底儿厚,从不用像她一样为生活奔波,工作不忙,顾得了家,还是京市户口。

  顾辰17岁爱豆出道,是队里的门面,女友粉无数,不过是限定团,5年,到期解散。

  后,22岁开始转型演戏,中间经历过多少质疑、贬低、恶语相向……他自己都数不清。

  可还是凭着一股劲——绝对的实力与专业态度,替自己杀出一条路。在更多唱跳爱豆开始焦虑自己的职业寿命时,他在28岁这年已捧得影帝奖杯,成功转型。

  他们都有信心,等到这部戏播出,于顾辰而言必定如虎添翼,能让更多导演与观众看到他的可能性。

  顾辰从没绯闻与负面新闻,又会与粉丝互动,人气居高不下;而楼初聪明机灵,社交能力拔尖,到今天,也算是双赢。

  可这次,楼初全程不在状态,饭桌上还差点没接住导演抛过来的梗,多亏顾辰提醒她。

  微信里还有工作室群里大家开的玩笑,说之前要上热搜得花钱投不少账号才能做上去,现在都是营销号主动发,上热搜比喘气都容易。

  顾辰卸了妆,头发软塌塌地垂在前额。他骨相很好,鼻梁高、眼窝深,长得非常精致。身上穿着简单的T恤、运动裤,整个人看着帅气又清爽。

  捧着手机看了会微博,觉得没意思,在车里嚷嚷:“我什么时候才能休假啊,初姐,你之前答应我这部戏结束就让我休假。”

  楼初看他这副没形象的模样,唇边才有了点笑:“那我可能要食言了。这段时间有N个导演给我发了剧本,其中还有三部电影。

  “哦,还有两个综艺跟五个商务——其中一个还是顶奢,你猜他们过来谈的title是什么?”

  “不过,”楼初笑笑,“情场失意,职场得意。以后我就一门心思搞钱了,你们可都得争气。”

  还是刘颖先反应过来:“谈什么恋爱,楼姐你又漂亮又会挣钱,什么样的找不到,男人哪有钞票香……顾哥除外!顾哥跟钞票一样香!顾哥现在更出息了,以后肯定带我们飞。”

  楼初没注意到他的眼神,只是打开手机里的表格,看了一下安排,对顾辰道:“你已经整半年一天都没休息过了,所以我还是给你留出一周假期。

  “过来的剧本、商务、综艺等等都由刘颖做初筛,等我回来做最终筛选,你就趁这段时间先休息一下,去年拍了一年戏,推了不少通告,今年下半年你一定会很忙。”

  思来想去确实没有回到京市的勇气,更不敢回家跟一直催婚的父母坦承自己分手的事,楼初干脆直接买了张去云市的机票,第二天直接从海市起飞。

  云市是旅游城市,夏天又是旅行旺季,好在之前跟顾辰在这边出过几次差,与几家高档酒店的经理熟识,这才好不容易定得一间房。

  看着不是什么大事,她又铁了心要享受旅行,便也都交由他们各自的助理执行拿主意。

  还有一条消息来自她多年的闺蜜琳琳,琳琳向来直接:“我看到徐泽那个狗X在朋友圈发婚礼纪,我他妈以为你要结婚了没告诉我,结果他结婚的对象竟然是那个小三?”

  琳琳的电话瞬间打了过来,女孩的声音咋咋呼呼的:“你跟那个渣男分手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琳琳:“我去,这个渣男……转头就结婚了?敢情这是接盘的找好了再跟你断清楚,这算什么男人。”

  “是我事业心太重,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,想来我和他这么久来聚少离多,早就不剩多少感情。说真的,我现在没什么感觉。”

  琳琳:“呸,你可别这么觉得。无论如何,他出轨就是他的错,跟你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“你这么拼还不都是因为他妈看不起你,也不知道我们初初这么好,别人有什么看不上的……你现在在哪?要不要我去陪你?”

  琳琳:“我去,难得啊,工作狂能说出‘休息’两个字。好啦,那你玩吧,知道你没事我也就安心了。云市很容易有艳遇哦,有帅哥一定要把握机会……

  “啊,都忘了你每天跟顾辰一起工作,徐泽那纯属仗着自己认识你早,凡夫俗子怕是很难入你的眼了……”

  听琳琳在那边絮絮叨叨,楼初彻底清醒过来。她看了眼时间,跟闺蜜互相道别,挂断电话。

  来得突然,也没做什么攻略,只好随心,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。比如现在,她想喝酒。

  在大众点评上搜了一家附近评分不错的静吧,楼初打算先用酒精来打发来到云市的第一晚。

  几杯下肚,已是微醺。楼初酒量很好——在她不想醉的前提下,可她今天就是出来买醉的。

  周围坐了几对小情侣,也或许不是情侣,只是在这座城市遇见,暧昧氛围浓厚。她大脑开始逐渐混沌,台上的驻唱歌手也换了人。

  她蓦地抬头向上看,台上那人戴着棒球帽和口罩,身上穿的衣服是前不久品牌送来的礼盒里的,五官在黑暗中不甚清晰,楼初却清楚感知——他在看她。

  夜已深,楼初还喝了酒,现在大脑发懵,看着眼前的人像在做梦:“我给你休假是让你好好休息,不是让你来这酒吧里唱什么歌,你疯了!被拍到怎么办?”

  楼初晚上醒来也看了微信,里面分明没有任何顾辰要来云市的消息。网上也没有。

  楼初心下蓦地一动,眼前的人已经逼近。而下一秒,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颊侧。不等楼初反应,顾辰便吻了上来。

  楼初觉得,自己的体内像是有哪里突然坍塌。一片空白的瞬间过后,顾辰紧紧抱住了她。

  她坐在副驾驶,显然还没从刚刚的刺激中脱离出来。等到车停在酒店门外,她这才回神:“你怎么知道我住这?”

  顾辰答:“我就是从这跟你到酒吧的……你之前说,你特别喜欢这个酒店的装修风格和按摩浴缸。”

  顾辰眨眨眼,无害地笑道:“没事,我去别的酒店订一间,你快回去休息吧,明天再见。”

  话是这么说,然而其实大部分稍有名气的艺人,都已经失去这项能力,或者说,权利。

  拿着本人的身份证去订酒店什么的……且不说信息泄漏,明天保不准粉丝就能上来砸门,又加上他只有一个人,还是开车来的,这之间种种麻烦,她真是不敢想。

  而她话还没说出口,便又被人吻住。楼初这次反应比上次快得多,一把把人推开:“你疯了。”

  顾辰也没再追,抿抿嘴唇,勾起笑:“没疯。跟你开玩笑的,我订的时候这里恰好还有一间房——直接找老板订的。你先上去,我一会再下车。”

  楼初抿唇,回忆了昨天、今天发生的一切,平时条理清晰的大脑硬是没理出什么头绪。然后,她收到了顾辰的微信。

  顾辰发来一个房号,跟她同层。楼初正要出门,低头看到自己的浴袍,面上一红,急忙换上正常的衣服,甚至还穿了一件薄外套。

  楼初转身,看向身后的男人。这张脸应该是她这么多年见过最多次的一张脸,此刻却觉得有些陌生。

  顾辰闻言,笑笑:“那就不喝,商量一下明天去哪玩。我绝对距离你远远的,不被拍到。”

  “但是楼初,我喜欢你7年了。昨天我不小心听到你打电话,晚上又知道你分手了……这大概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失眠到天快亮。”

  楼初:“刘颖也跟你五六年了,对你的习惯、业务都很熟悉,我会慢慢做工作交接……”

  楼初一愣,霎时语塞。她脑回路回来了一点,道:“感情是两个人的事,我是说……我应该没做什么让你误解的事,且,我不喜欢你。”

  “你不喜欢我,是因为你的工作是我的经纪人,是因为你有男朋友,这让你更不会对你带的艺人产生什么想法。

  “但是你现在反正也不准备继续做我的经纪人了,也没有男朋友了,那如果你想谈恋爱,能不能考虑一下我?”

  好在有几家24小时便利店还开着,酒店里厨具也一应俱全。楼初订的食材很快便到,楼初开火煮面。

  顾辰胃不好,出通告作息不规律,又加上总是推不掉的酒局,胃自然而然落下病根。阿姨不在的时候,她也会帮忙照顾。

  怎么会这样?楼初怎么也想不通。出神的一会,她掀开锅盖,被扑面而来的热蒸汽一下烫了手。她惊呼一声,急忙把锅盖放下。

  顾辰抓着她的手没松开,半晌,说:“对不起,不该让你帮我煮面。以后这些事我来做,我也可以照顾你。”

  顾辰没说话,三两下下单了烫伤膏,让楼初先等在一边,自己开火继续把面条煮完。

  “你也没吃饭,”顾辰说,“既然都想让你慢慢接受我,那就要从学会照顾女朋友开始。我没谈过恋爱,所以你要教教我。不想让你觉得,跟艺人谈恋爱是很扯淡的一件事。”

  楼初抹好药膏,看到面前端来的面条。有肉丝、葱花和青菜,做饭的人应该是进行了摆盘,卖相竟然还不错。

  而就在2个多小时之前,这个人还身体力行打破了他们中间的平衡,并“大放厥词”无数次。

  二人吃完,空气又陷入沉默。楼初本意想把话说完就走,谁知道话没说完,还在这留下吃了个宵夜。

Power by DedeCms